那是珍珠嗎 | VG+ (バゴプラ)

那是珍珠嗎

輝夜科幻大賽最高獎小説
日本科幻媒体VG+举办了”首届辉夜科幻大赛“以”未来学校”为主题。大奖和评委会主席奖的作品将被翻译成中、英文,并会在网上发布。勝山海百合的「那是珍珠吗」以及 大竹龙平的「乘坐爷爷」(10月31日公开) 这两部作品在应征的416部作品中脱颖而出,分别获得了最高奖和评委会主席奖。田田已将这部作品翻译成中文。

插圖 井上彼方/設計 淺野春美

 

碩堰同學雖說是海馬,長得卻一點也不像馬。他只有短短的兩條前肢,沒有後肢,腰部以下逐漸變細,最後形成一條尾巴。他的塊頭雖然大,游泳卻很在行。
學校的老師們說,只要身為學子,無論是誰都能來上學。因此,我對於和海馬一起上學沒有什麼不滿。碩堰是個不錯的學友。首先,他學習很好。上課認真聽講,能完美地回答老師的各種提問。而且由於體格壯碩,他從發聲器官裏發出的聲音聽起來就像男中音一樣飽滿洪亮——和一緊張就會摳著拇指指甲陷入沉默的我截然不同。
上過幾天學,適應了學校生活後,我在一個課間對碩堰說:
“要是我也能像你那麼會學習,上學或許就能變得有趣些了。”
碩堰聽後扯開裝著冰鎮貝肉的袋子,問我:“要吃一個嗎?”
“不用了,謝謝。”見我擺手拒絕,他把半解凍的貝肉扔進嘴裏大嚼起來。
碩堰曾經有言在先:我的零食對他不健康,所以他不能吃。可我覺得那多半只是他出於客氣的謊言。至於我為什麼不吃生貝肉… …我也說不清楚。
“不過,我想老師還是喜歡你這樣的學生的。”
“為什麼?”
“我也說不好。”
“該不會是因為我‘傻得可愛’吧?”
“我可沒這麼說,你不傻。”
碩堰吃完貝肉,用氣囊發出了喇叭般的放氣聲。

我們是一個月前開學的。當時我正在用自己的液晶平板聽木豎笛吹奏的巴赫音樂,祖母突然對我說:“後天就要開學了,很期待吧?”她找出一件白襯衫和一條深藍色的吊帶短裙,讓我穿著去上學。
學校位於城市邊緣,是一個建在山崖下、大海邊的方形水泥盒子。學校的地板是天藍色的,屋頂是一塊又大又白的布,兼具遮陽和擋雨的功能。我爬下屋簷處的不銹鋼梯子來到學校,兩個穿著白領黑底連衣裙的女人正在等我。她們兩個長得很像,頭髮有一半以上已經變白,整體呈現出灰色。綠子老師和桃子老師——她們的胸牌上這樣寫著。問過我的名字後,綠子老師在一份檔上加蓋了印章,桃子老師則催促我來到座位上。
碩堰是從海上來的。進校門前,他抖動全身把水甩幹,弄出了很大聲響。我順著聲音回頭看時,他正從斜搭在牆頭和地板間的鐵板上滑下來。我還沒從驚嚇中回過神,他已經啪嗒啪嗒地走了過來,帶著潮水的芬芳。
“我知道這兒以前是泳池,這還是我頭一次來,現在已經是學校了啊!”
我的身體因驚恐變得僵硬,只知道像個紙紅牛1一樣一個勁兒地搖頭。紙紅牛是一種紙糊的牛形玩具,全身只有腦袋能晃。
“碩堰同學,請坐到座位上去。香橙同學,請你沖前坐正。”
碩堰在我身旁的課桌後面席地而坐,他沒有椅子。
“… …你叫香橙?是那種很好聞的橘子吧?真是個好名字。”
碩堰似乎是想壓低嗓門,但發出的聲音依然很洪亮。
“謝謝。”
我害羞地低下了頭。
“各位新生——”桃子老師站到講桌前開始講話。
“歡迎你們入學!”

每週有三天需要上學,而且只在上午有課。我很快就習慣了上學,因為我之前一直都在家裏學習。體型巨大的碩堰也不像一開始那麼可怕了,我們的關係變得十分要好,經常在課間東聊西扯。
開學一月有餘的一個雨天,一個陌生的男孩站在教室牆頭向下喊道:
“我聽說這裏是學校。我… …我也可以進來嗎?”
我和碩堰吃驚地回過頭去。
“下來吧。”正在講課的綠子老師說。
男孩順著不銹鋼梯子爬了下來。他有著巧克力色的皮膚,穿一件褪了色的紅T恤和一條齊膝短褲,上半張臉被一副墨鏡遮擋起來。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,我感覺自己和他對視了一眼。
“請大家上自習。”綠子老師說完,帶著男孩走到了隔壁,同桃子老師交談起來。
就這樣,修理亮也成了我們的一員。綠子老師把修理亮介紹給我們,又把我們介紹給他。
“這是香橙同學和碩堰同學。”
“我叫權藤修理亮。白天的光線太刺眼,所以我得一直這個樣子,還請你們習慣。”
“也請你習慣和海馬做同學。”
碩堰的話讓修理亮苦笑了一下。
修理亮取代碩堰的位置,成為了我的同桌。碩堰則挪到了修理亮的後面。修理亮坐下後,轉頭對碩堰說:
“我在海上看到過你。爸爸說你正在從事重要的工作,讓我不要打攪和傷害到你。”
“感謝您的支持,市民。”
我問他說的是什麼高級用語,碩堰只是淡淡地回答說:“格式話術”。他這句回答大概也是格式話術,即在智能化海馬的發聲器官裏人工植入的一段話。
“你也在陸地的學校上學啊?”
修理亮問。
“這沒什麼稀奇的,要學的東西太多了。香橙和你不也一樣嗎?”
“我… …我是因為爸爸讓我來。總之,知道你的名字真是太好了,下次在海上看見你,我就知道你叫碩堰了。”
“修理亮同學,聊夠了嗎?我們要繼續上課了。”
綠子老師重新開始講課。教科書是《伊勢物語》的“芥川”一章。我們一邊聽綠子老師朗讀課文,一邊看著各自平板上顯示的由變體假名2翻印而來的簡化字。
課文的大意是這樣的:

平安時代的貴公子在原業平與出身高貴的高子小姐相互愛慕。他們的戀情遭到高子哥哥們的反對,於是兩人私奔到了很遠的地方。高子不諳世事,看到路旁草葉上的露珠,竟然天真地問那是不是珍珠。當晚,兩人在一間古屋過夜。業平站在門口把守,卻不料高子已經被屋裏的鬼一口吞食,在次日清晨消失不見。

問君何所似?白玉體苗條。君音如秋露,我欲逐君消。

被鬼吃掉!多可怕啊。千百年前的日本竟有這麼危險的野生動物。它們現在應該已經像狼和川獺3一樣滅絕了吧?
“雖然這裏寫的是被鬼吃掉,但其實是高子的哥哥們追了過來,從後門把妹妹帶走了。”綠子老師說。
“女孩沒被鬼吃掉真是太好了!”
修理亮說。我也贊同地點了點頭。比起被鬼吃掉,還是被哥哥們帶走好一些。
“要是不讓業平以為是被鬼吃掉,他就不會死心了。”
碩堰說。他這句發言顯然比我們成熟老道,修理亮向碩堰投去了欽佩的目光。

課間,碩堰吃完冰鎮貝肉後,把一粒很小的東西啪嗒一聲放在了我的桌面上。
“這是珍珠嗎?”
我學著高子的樣子問。仔細一看,那真的是一顆珍珠!它約有黃豆大小,形狀歪歪扭扭的。我受寵若驚,連忙說了聲“謝謝,我會好好保存。”然後把它塞進了裙子的口袋裏。

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碩堰,修理亮也是。因為我不再上學了。
我的工作涉及許多機密,不能把要去的地方告訴朋友。這一點碩堰應該很能理解。
智能化動物是為了代替人類從事危險的工作而製造出來的。我是一只人工培育的大猩猩,自我認知是一個人類女孩。我能在緊要關頭爆發出極大的力量,雖然我從沒那麼做過。
由於智能化計畫侵害了動物的權利,而且人工智慧的發達程度會超越自然大腦,所以現在完全智能化的動物已經退出了歷史舞臺,計畫也隨著它們的滅絕宣告終止。
以前曾有人對我說:
“你比一無所知地被送進太空的萊卡犬4還要可憐。”
或許是因為智能和知識會拓展生物的情感,所以那個人認為我會比蘇聯的小狗更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不幸。我假裝沒聽見他的話。我反倒覺得,不理解自己工作的意義就飛向遠方才更恐怖。

祖母把碩堰給我的珍珠固定在樹脂裏,做成了一個水滴形的吊墜。
去火星的飛船上不允許帶太多私人物品,但尼龍繩和樹脂加起來還不到五克,我完全可以戴著它上船。
如果火星任務完成後還能返回地球,我肯定會在太平洋上降落。要是碩堰能在那時看到我,我一定會非常開心。萬一修理亮碰巧也在回收我的船上,我們就能開個小型同學會了。


  1. 紙紅牛:日本福島縣會津地區的鄉土玩具。
  2. 變體假名:舊時使用的比平假名更接近草體漢字的假名。
  3. 川獺:江戶時代日本石川縣著名的妖怪。
  4. 萊卡犬:進入太空的動物之一。參與蘇聯1957年11月3日送地球生物進入軌道的“斯普特尼克2”號任務,在進入飛行後的5到7個小時之間因壓力跟過熱而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首屆輝夜科幻大賽评委主席獎得主
大竹龍平「乘坐爺爺

勝山海百合

小說家,岩手縣人。出道作品是短篇集《龍岩石與超凡女孩(竜岩石とただならぬ娘)》(MF文庫)。小說《漣漪之國(さざなみの国)》獲第二十三回日本奇幻小說大獎。《那是珍珠嗎(あれは真珠というものかしら)》獲第一回輝夜科幻大賽大獎。最新作品為《廚師、與怪鍋一起旅行(厨師、怪しい鍋と旅をする)》(東京創元社)。

    田田

    日本科幻譯者,北京師範大學科幻協會前會長。有譯作《煙囪上的高跟鞋》《雲南省夙族VR技術使用案例》《屍舞圖》等。